------------------------------------☆
作者:鈴木光司
譯者:張智淵
出版社:春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7年09月24日
☆-----------------------------------


  乍見《魔眼》書名,猜想,該是一場詭譎華妙的構局。當手捧著《魔眼》的試讀本,開始賞讀,才察覺跟自己預想的不一樣,原來是眾多短篇的集成體。

  有些篇幅是驚悚的很微妙,有些則是淡涼穿透著幽冷的溫暖,但皆是生活細微之處。即便是行車的時候,將鎖匙伸進錀匙孔的時候,甚或是看著家中枕邊的娃偶,常攜在身的手機,沒來由的,便起了警惕心態。鈴木光司探索生活中細微的部分,很平常的周遭,而一般人常會忽略的視野去描寫實境。最驚悚,莫過於貼近生活了。

  牽引而來的,是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全知之眼,任其操控且自然的融入情境。

  〈錀匙孔〉,松浦與大石窺見,好友的青色手臂飄晃,在多年後,再一次,以另一種型式,看不見的牽引讓曾經同窗為其以變相的方式實現他多年嚮望。松浦一句「他又在呼喚我們了。」落下,身體不由得冷顫起來。

  〈打樁〉男人,青壯時,恣意販賣一名女人,導致女子淪落牽連一家子慘淡,過去發生的不堪,以一種預告的型式,讓長槍影像搶進視眸,所有惶懼,面對谷底前,男人用力踩踏油門。像是耆老所言,造孽,終是要還的。

  〈記號〉裡,未來的小孩,為了呼喚父親,提早以虛幻的實體,在門上寫下Father,那時的虛實人影讓由佳里小小心靈添增許多不安,多年過後,翻開相冊,一切都明瞭。也許其中參雜著許多誤解所生衍,但無疑溫馨。

  〈城牆〉,公寓裡的雜聲,衍從古代的戰亂,每個失去求生意志主角,但從遠古傳來的戰亂聲雜中,確定自己確切活著的實在,而一切是那麼難以解釋的真實。背後,更穿流一個小孩在學校受輕侮的事實,那是存在已久,但大人無法正式面對的校園暴力。

  八則簡短,則則都關於生命與死亡。也許是自己,也許是身邊的人,來來回回的穿流過境,情緒一路承接直下,反覆交疊,感受生活中的驚悚,驚悚中的體貼,體貼中的歎句,歎句後面的一個感傷或者人性痂結處。

  透過眼睛去接受訊息,來自所有時空。在瞇細眼窺解別人的生活時,未知的雙眼,扮演全知地在另一個時空點窺觀自己。

  儘管氛圍溫馨悚然的涼冷,卻感覺作者試著傳遞著一種訊息。不要忽略生活中的細微,多留心身邊那微不足道。如此一想,便覺得這書又極貼心的讓人矛盾了。

  人性之於生活,充斥的正是矛盾聚結體。而讀者只能在無解的迴圈中,覆次經驗著驚悚、體貼、溫暖、歎句與受忽略的生活細微。闔上書本的同時,覺得生活中的影像聲響,不再是自己所想的那麼簡單平常。念頭一起,不禁又覺得冷悚起來了。



    全站熱搜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