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了年節前的訂單狂亂,終是熬到了年假緩緩身心,生活依舊單純,從上班、加班、夜宵,更改為小狗狗、大小狗、大狗狗。

  愜了愜心,所以也開始進廚房了,拎著零錢包,走巡到以往常去的小雜貨店買雞蛋跟蒜頭,回家,洗著濁白的米水,大狗狗有些好奇的站在廚房門邊瞧了下,就認命的去逗弄阿麥跟小可,久未下廚,許多曾經熟悉的此刻都顯得生澀,例如調味比例的拿捏,火侯的掌控。

  起鍋就沒有重來的餘地了,味道也確實走偏了,阿娘說了幾句口味偏淡,一向挑食的大狗狗倒是難得的沒說什麼,捧場的吃到完。

  其餘呢?睡覺吧,原訂的出遊計畫都輸給了刺徹骨心的寒風。

  「散步散步呢?」中午時大狗狗還問,吃完飯就睡著了,待午後四點搖醒了他,換我問,「說好的散步散步呢?」

  「……」眸神依舊惺忪,搖頭晃腦的往我懷裡鑽後又繼續睡。

  年前過度使用而疲痠許久的眼睛,在補飽了兩日睡眠了恢復了正常,只是感覺度數加深了,多了許多模糊邊界。

  開始無忌的巡覽購物網站,貓頭鷹圖樣的馬克杯買了一對,書又添購了幾本。

  大狗狗睡醒,看著筆電,正想唸我眼睛會壞掉,發現畫面正好停在展品放大,「不要看那個。」

  「嗯?」

  「唔……可是我想要,好可愛。」我對貓頭鷹的相關產品真的沒輒,如果能到東海藝術街的本舖買就更好了,只是出門的動力終是又輸給刺骨寒風。

  「好啦,我買給你啦。」

  其實不會真的花他的錢,但還是開心的點了頭,大狗狗說,他們國家寵老婆的方式,就是把經濟大權交給另一半,老婆大人喊錢不夠用就是男人的錯。盯著電腦想睡了,耳邊伴著大狗狗的叨叨絮絮,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聊著,回過頭,又睡著了這傢伙。

  初二回娘家,把大狗狗也帶給阿嬤看了,用餐時,阿嬤問,多大歲數了?在陌生人總是羞赧的大狗狗訥訥的說了十九,「怎麼那麼小?」某天正眼看他居留證上的生日時我也這麼想。

  阿嬤的健康標準,「胖胖的就是福氣」,真不幸的,大狗狗瘦瘦的,自助式火鍋又不知道要夾什麼料,下場就是,每每阿嬤一離開位置,大狗狗就開始緊張了,阿嬤的很開心的一直夾東西往他的鍋裡塞,無視於他到底能不能吃或愛不愛吃。

  雨下的有些隨意,為寒意又添上幾分溼冷,原先的回台北計畫也打消了,所以小花妹子只好自己回南投,妞妞的生活習性整個變壞了,一回家就開始做記號,聽說這是麥跟小可教出來的,所以氣歸氣也只好認了。

  家裡原不打算大掃除了,然初二的一大早,舅舅怔愣在門口看著一房混亂不敢進門的窘樣,讓阿娘轉而催促我,「至少一樓要乾淨。」惰性札根如我「大狗狗,一樓打掃打掃嘿。」

  實在是太想睡了,所以打掃延宕至初三,還是大狗狗一整個早上碎碎念才甘願下去的,「不是要一樓打掃打掃?」「嗯。」「打掃打掃,睡覺不可以啊!」「嗯…」「睡覺睡覺睡覺!打掃哩?」「……很吵耶你。」不是說初三要睡到飽的嗎?

  結論,大狗狗處理大範圍,再換我做最後的歸位,分工合作還滿有效率的,午後看著《白免糖》,喜歡微妙的小安心氛圍,難得愜意。

  簡簡單單的,單單純純的,很喜歡愛這樣的平淡氛圍,平波靜水的,也是一種飽滿的生活恣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