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地〉收錄在黃小楨2001年的《黃小楨2》專輯裡。
 
  有些日子的歌了,起初只是喜歡旋律,後來在古古病疾纏身時再聽到這首歌,反而讓人想哭,那是一個像大溪地的男人,而今,半失聯了。

  無法肯定他是否還肯願意聯絡,他曾經是這麼的孩子氣的,像小孩討糖的說:「還是只有你們會在我生日時想到我,其他的家人都不親了。」

  我們都過於執著所謂的家人。

  在古古不曉得第幾次選擇自殘後,感覺失了聯繫,也無從聯絡,沒有什麼久病成良醫,反倒是陷入一種放靡的迴圈,什麼都可以放棄似的,連同生命,只能像母親說的,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不曉得怎麼的,今天又想起了這首歌,是曾經幸福的場所,縱使一切都消離的那麼促然,總是有些記憶留住了,無需多說什麼,就在那了,零零碎碎的約定,就算失約了,仍潛在內心的一個位置,在不期然的時間猛然冒出,讓人倉惶無助。

  雙十國慶,古古的生日,沒有稍訊祝賀的一年,恐於聽聞關於電話易主的消息,然而那個大溪地般的笑容定在那了,時不時的刺疼心中一個位置,說不上來的酸疼,於是又覆次聽了幾次〈大溪地〉,假裝可以守住一些陽光的居所。




〈大溪地〉

作詞:孫詩雯 作曲:培芷 編曲:金木義則/黃小楨

潮濕的地 雷陣雨 沿著想你的邊緣遊戲
曾經 聽到的 那只是 那只是
劃過的雲 我還可以 閒蕩 焦慮 清醒屋裡沒有你
約好住在漏水的公寓 一起接雨和拖地
等天放晴 到大溪地 或在家裡
你看(著)我睡醒
也許陽光透過玻璃上凝的水滴 好安靜
不需多說一句 潮濕的地 雨不停
靠著我 (還)有沒有你 遠遠的承諾
是真的 是真的 是你所有的表情
我還可以 合上眼 想起 忘記落空沒關係
靠著我 不可能忘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