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兒公司有一場辦桌盛會,起因於普渡。

  秉持著有免錢的餐點不吃多可惜的勤儉持家(說穿了就是貪小便宜)的性格,當然是選擇了參加。

  在揹著小包包走出大門時,其實有些困惑要坐哪裡的,以往阿娘坐哪我就坐哪,今年是不可能了,所幸在我有些茫惶的時候,阿儒跟阿娜答猛地對我狂招手,剎時我笑了,只是半途被阿佑給逮走,一直指稱座位滿了,我的阿娜答明明就一直對我招手,晃啊晃的,終於是回到阿娜答的旁邊,超貼心的阿娜答,幫我跟組長佔了位置,超感動♥

  甫定位就相著桌上的兩瓶台啤,其實也沒有很想喝酒,只是下午休息時沒有喝茶水,覺得口渴,於是就……不歸路的下去了。

  在我努力強調我是滴酒不沾的良家婦女時,立馬被嘉玲姊吐嘈,「明明就是酒鬼!」

  「……沒有啊!」

  前幾次的辦桌活動我是無辜的,我坐在位置上就會有人捧著一瓶酒來找我軋,喝到最後真的連自己喝多少都不知道,但這次我確實有節制,畢竟這回是自己騎機車,喝歸喝,都在自己可以的範圍內,起初才想說,桌上才兩瓶好少,阿佬馬上對我招了招手,一瓶給我,而後酒鬼志樺出現,又多一瓶,之後不曉得為何,又冒出了一瓶,其實前前後後我真正喝量的大概也才少少兩、三瓶左右的量,只是每次都是呼乾啦的比較棘手,畢竟氣泡來不及消,會變成滿肚子氣泡,險在我愛吃的菜色我一樣都沒有放過。

  也好險,這次沒有被灌到酒,以往都有阿茂四處搶來的酒喝不完,這次其實很乖,但很離奇,一直被我們部門的男生問,「還可以嗎?」或「你醉了嗎?」

  「沒有啊。」這麼回答的結果就是對被方回以一句你碎了,明明就還很清醒。

  難得被疑質我的酒量,不對,我是滴酒不沾的良家婦女啊,我長期都這樣催眠自己的,而今天阿娜答一句「滴酒不沾,因為都喝整瓶的吧。」

  連桂華姊都說「妹啊,快點,快去多拿幾瓶回來不然就沒了!」

  「不行啊!那我良家婦女的形象怎麼辦!」

  「反正你早就沒形象了!酒鬼一個啊!」

  「……喂!」

  離奇的是,散會後,家豪說,有聽到說彥安跟阿佑在灌我酒,我想了一下,那叫灌酒?那是他們沒有看過阿茂跟我怎麼互灌對方酒過才這樣說的吧?況且考量到自己騎車的安全性,今天我很節制,結果沒人相信。

  我明明就很乖啊啊啊啊啊!

  中後,副廠長還特地一桌一桌的巡看及叮嚀,「喝酒的人明天沒有理由一樣要上班嘿!」大家都笑了,因為我看到阿拉已經又喝到整個人搖搖晃晃的,分切跟外籍那幾桌更是不少人喝的滿臉暈紅。

  當組長捧著綠茶說要找賈小曼喝一杯時,順勢想拉我去,可是,可是……那傢伙前一天才唸了我很久不準喝酒。「一點點?可以啦!」「不可以!」我果然是被管的那個,不小心的被組長發現賈曼桌上那杯也是啤酒時,呵呵呵,我馬上毆了他一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混帳!

  再次強調,我真的是良家婦女般的淺薄酒量啊!不要把我當酒鬼一個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