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會讓人甘心承受卑微的等待,無論時間長短,所以當人們苦守一段戀情時,常會用王寶釧苦守寒窯18年做為比喻,儘管現在的人不見得能為愛留守這麼長的時間,畢竟,女人吶,一生哪有那麼多18年可以犧牲。

  電影《茱麗葉》,截取經典名作《羅密歐與茱麗葉》裡門不當戶不對的場景,以女性的角度去重新演繹,原作是悲劇,而這裡的《茱麗葉》是女性從犧牲轉變為爭取自己的幸福而重生,雖是這麼說,但我一直認為原作裡的茱麗葉本身就是果敢的令人欽佩的女性,試想,服毒假死這一個險招,若非有必死的覺悟,又怎麼敢去嘗試呢?

  回頭說這部片子,《茱麗葉》是三段式電影,由三位不同的導演去演繹三個不同年代的女性(或男性?),面對愛情時化被動為主動的勇敢。

  第一段〈該死的茱麗葉〉,講述1970年代的台灣屬戒嚴,跛腳報社女孩秀珠與致力於改革現況的羅偉相遇的故事。

  色調灰暗,其實我不認為他們兩個人會為了一起事件而相愛,說是秀珠的單相思也不為過,但一個傾力於改革的人,在女孩為了自己而險些犧牲於戒嚴的恐政下,一種由然而發的保護感才衍生而出,但女孩只是想要抓住陽光,一個耀眼到有些刺目的陽光,帶自己脱離陰悶的小世界,但既然自己是如此的弱勢(指跛腳),那麼,就只好耍點手段了,這樣一個灰暗的女性由可愛的徐若瑄演出,本以為不搭,影畢,我卻冷悚了起來,那陰鬱狡詐的神情,讓收的有點倉促的故事留了些餘韻,男主角反成了大花瓶。

  其中有趣的是印刷,那排版印刷的過程讓我覺得有趣極了,大大的字需要一格一格的拼組,吵耳的機器扇頁翻啊翻的,讓寂靜的夜熱鬧了起來。

  第二段〈兩個茱麗葉〉,是劇中劇,現代的阿妹與早期的茱麗的對照,早期的歌舞團女孩茱麗愛上布袋戲世家的小羅,互相對立兩家局勢讓兩人的戀情總是隱避,紙包不住火,東窗事發後,小羅被帶離故鄉的小島,離去前,詢問茱莉能不能裝瘋等他回來,一場沒有終期的等待於焉展開,而現代的阿妹為了曾經承諾要在一起的男孩卻背離而去的自殺未遂,兩相對照。

  影末,精神病院等候多年的茱莉離開了,搭乘上現代阿妹的計程車,新舊時代的兩位女性相遇,茱莉說「本來在等一個人,現在,不等了。」一抹恬適而淡然的笑,舒爽而開,簡單一句道盡了女子的脫胎換骨,沒有歸期的等待因為希望渺茫而極其恐怖,不再為男人而活了,從今而後,要為自己而活,所以,不等了。

  還記得在Plurk裡看過這麼一句「不要再等待不會回覆的簡訊了,沒有如此卑微的等待。」是的,卑微的等待,儘管真的只有一線的希望,為了不讓它絕望,就只能說服自己繼續等待,然而那個人可能像我一樣,簡訊看完,「哦,這樣哦」一聲無意發詞就按了關閉,完全不曉得有人在訊息端的另一頭等的心碎。

  不要讓自己陷入如此卑微的等待了,所以,不等了,豁然開朗的情緒讓人也精神了起來。

  第三段〈還有一個茱麗葉〉,搞笑開場,由康康飾演同性戀的朱立業,甫出場就哀怨的說「我的愛,被老天爺沒收了。」覆次的單相思與28次的一個人的失戀後,他絕望了,真想跟他說,櫻木花道被拒絕了50次,你還差還人家一截了,要哭也要等失戀50次再哭。哦,我怎麼會這麼無良?

  絕處必逢生,就算遇到的是神魔鬼怪也一樣。

  想尋短卻意外被拉進戶外拍攝的廣告裡,綜藝咖出場搶眼,怪怪導演一句「這種人啊,就是有一種悲涼的喜感。」我笑了,儘管我不曉得我為什麼笑了,但就是記住了這句話。

  劇組裡的羅A也是為愛嚐盡等愛之苦的人,喜笑交織的舉措之間,朱立業先生似乎嗅出「下一站,幸福」的可能性,說實在,三段裡我最喜歡這段,儘管有些無厘頭。

  三段故事連串下來算是收的漂亮了,從最初的陰鬱,中段悲傷逃脫,到最後的悲中換喜,不同時代的茱麗葉們,儘管面對各式險阻,看似不同的感情態度,卻一個個都勇敢面對,為自己的愛情爭取,不當被動的一方,可以說是女性的自覺與韌性,因為女角的搶眼,所以男角反而顯弱的像花瓶了,第三段除外,綜藝咖們一個比一個搶戲……

  跳脫茱麗葉的悲劇陰影,活出每個時代新的茱麗葉,似乎說著從今而後,茱麗葉們要為自己而活,她們還有很多的新的故事要展開,不要再等待羅密歐們的給予或回歸了,沒有如此卑微的等待。


◎電影劇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