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很久沒碰酒了。

  除了康米回泰國的前一天的泰國人歡送會上小飲了幾瓶,就沒有了,也許以前酒量還不錯,但久未碰酒真的會讓酒量變弱,久了久之,也變得不喝酒了。

  近期,俊佑一句,「賈曼說下班一起喝酒,阿九一起吧。」

  「賈曼?!你騙我。」

  幾句話下來,莫名變成下班要在公司外的OK集合了,正好前一天我的小粉紅機車在狂雨中爆胎加齒輪板損壞送修了,組長僅管不順路,卻也專程載我到修車行一趟,這才騁著大病初癒的小粉紅去OK,原本認為,下雨天,應該不會真的有人去吧?結果我看到了賈曼跟俊佑已經先給啤酒開罐了。
  

  我並不清楚賈曼的酒量在哪,而自己在外也不喝烈酒的,畢竟也有安全上的考量,頂多就啤酒小酌,先前阿佑直嚷著要我請客,這次就直接買了海尼根一人一大罐了,不確定平常大家是買哪種品牌,只是之前跟阿帽喝的時候,就固定如此。

  好像哪裡失算了。

  原來賈曼酒量不好,我跟俊佑先乾了一罐後無關痛癢的開始聊起寵物經,對中文一知半解的賈曼當然是呈現鴨子聽雷的狀態,因為那神情實在是很像大隻的杜賓犬,忍不住像摸狗狗的摸弄賈曼的手跟頭髮,真的很有大寵物的感覺。(喂!)

  察覺不對勁,是賈曼眼神恍惚了,問他是不是想睡了,他直搖頭,回家嗎?也是搖頭,這到底……於是我就更肆意的玩他的頭,反正恍的不會反抗了。(喂!)

  續攤,改吃飯,移師鄰近的小餐館,俊佑恰巧遇見了熟人開始話家常,賈曼與我就在點餐後獃立似的等外帶。

  本來是我玩賈曼的頭,怎麼等餐的時候變成他玩我的手?甩過來摸過去的不知道在幹麻,偏偏神情沒有焦距的也不知道怎麼講他,「喂,你怪怪的哦?」聽不懂話的曼賈就一慣的傻笑回應,眼神一眨一闔的真的險些快睡著。

  回到一開始喝酒的超商門口,有點狼藉的吃完算晚餐的夜宵,散會,阿佑忽然一句,「你要不要跟著他回家,他好像醉了。」

  「唔…應該不用吧?」

  康米回泰國後,我就很懶的跑男宿,也覺得沒有什麼事好去男宿的,才這麼想,我跟阿佑就看到已經騎上腳踏車準備離去的賈曼,以極慢的速度外加又搖又晃的方式騎著歸程。

  不妙,這傢伙跟本就是喝醉的危險駕駛嘛!

  「喂,我來之前你到底灌他喝多少酒?!」

  「也才一瓶啤酒而已!」

  「那這是什麼回事?!」

  「喝醉了啊!」

  「……」

  結論,順路的我,一路跟著賈曼,監督他騎到近男宿的地方才離開,嗯?其實是賈曼後來有點回過神,發現我跟在他身後,直揮手的表示安啦他OK啦,我可以放心的回家,問題是……我一直看見他差點撞到停在路邊的汽車,這種情況哪裡OK啊!難得碰到酒量不好的外籍了,看樣子,不是賈曼主動揪喝酒,分明是被阿佑拐來的嘛,我莫名當了陪客的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