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近來的自己的脾氣像染了火,傷人也自傷。

  早些日子,該說是過年前也有經歷過這樣一段時期,當時,每天都加班都晚上十一、二點,每天都要為了通知加班的事跟自家部門的人鬧的不愉快,甚至成了一起鬥毆的導火線,我說了,我承認,禍首的確是我,離開的卻該死的不是我。

  現在又處於像當時那般火烈的情緒了。

  然而,爆發前一秒,我還能跟康米或賈曼談笑風聲,下一秒換得聖來我就火火了。

  我總說,我的脾氣不好,是真的很火爆,通常都會壓抑下來,但也有莫名壓不下的時候,所以今日一大早,為了油渣的事跟研發長幾近咆哮時,老大們都為我捏了把冷汗,我都聲沙了還在大喊說「倉庫就是規定只有早上可以繳庫,我們半成品真的要爆庫了,你現在不讓我繳,那油炸好後的油渣一樣沒處放!」

  我只是想要借賈曼來幫我一起整理出三板油渣,預計一小時內會完成的事,忙著絞油?他喵的絞油一整天都能絞,我的油渣只有十點以前能繳,現在協理成天問著油渣還有多少,繳庫了沒,擺明就是他要變售了,你這隻大老鼠還不讓我繳,到時候協理問我,我能回答「鍾師傅說絞油比較重要,油渣不急慢慢來所以還沒繳庫」,我能這樣說嗎?

  這種時候,混蛋天兵,從沒有人看過我絞過油,講白點,滷煮醃製類我是不插手的,我頂多就去整形或砍排,天兵得聖一直把我當萬能的用,他喵的還敢問我印尼話怎麼講,我是印尼來的人嗎?我跟你說我大學讀印尼文系嗎?他喵的我怎麼會知道!連絞油的刀片要怎麼組裝也問我,他喵的我怎麼會知道!

  我真的覺得我的火衝性格真的是被天兵惹出來的,虧康米每天都在逗我開心,不用幾秒鐘就被天兵惹毛了,偏偏這位天兵明明就很聰明,聰明到靠裝傻過日子,他喵的我不吃你這套,你愈愛裝我就愈愛挑粗重的工作讓你自己一個人做,杜老爺寵你不代表我要跟著放任你。

  下了樓,阿坡劈頭就問,「不爽哦?」頓首示意,「嗯。」起初是會追問的,但發現問不出個所以然就放棄了,只會訥訥的抱怨幾句什麼都不說之類的,不說,當然不說,如果自己脾氣夠好,一些紛爭跟本就是不會產生的,歸究源頭,問題還是在我自己,我很固執,我很死腦筋,我很壞脾氣,可是我也很好解決,隨便一個點頭或一個笑容我就開心很久了,我是這樣隨便又固執的一個人。

  我終究是,長不大又任性的孩子吧,希冀有人關懷,當人伸出手的那刻又倔強的說不用,其實心裡頭正殷切期盼著助援,我說的話跟我的舉動是有落差的,我懂,康米懂,但很多人不懂,而我也不說。

  沒有說出口的話,別人沒有義務理解,所以當別人因為不理解而誤會自己時,是自己的錯,無權責罪別人。反覆著相著的錯,輪迴著相同的過。

  覺得自己真的很討人厭,近來認真的這麼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賢賢
  • 抱抱!
  • 謝謝♥
    還真的需要有人抱抱才覺得走的下去…

    九凌 於 2011/05/22 18: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