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煌亮著剛好的光源,暖暖漫浸著熱團。

  水聲汨汨流刷著渾米的水,你正洗著米,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抬起頭,從流理台看向客廳壁上的鐘,在心中量算一下時間,米烹好差不多菜也煮好,今天一樣很準時呢。

  水聲依仍汨汨流刷著,那看起來不是絕對清徹,但看得清水面下的白米,粒粒清明。

  正準備把濾分的洗米水拿去餵養玫瑰與紅果,客廳電話不對稱的音符亮起。

  你猶豫了下才小跑步的到電話前,看著號碼,不是很確定,但那是母親的手機號碼吧?

  拾起話筒,另一端說明,「今天要加班,晚點才回去,晚餐不用準備我的份,公司有發便當。」應聲後,掛上話筒,想著今天晚餐的菜色要少煮一道,端出一鍋的洗米水,走向大門,路程中,輕輕的與跟在身後叫奶茶的白狗說,我只是去澆花,不要跟來。

  泥土似乎還有一些溼氣,玫瑰莖幹已經殷潤許久就是不研花,看來是寒風連襲,新芽都縮回了身,那麼,花群是打算等到回暖後再放肆綻紅吧。花期未過,還會開的,你這樣告訴自己。

  大門方向,奶茶將頭微微左傾的看著你,沒有意思出來,就只是在門口等你,揮了揮手。進去,你說。

  氣溫又開始下降,一下午的暖度疾迅滅走,你抖了抖身,發現自己穿的運動衫太過單薄,抵不住風。在門口的奶茶見狀也抖了下身,動作可愛,完全沒有寒冷姿貌。

  衡量足夠的水量,將米放進飯鍋,正準備調量時間,電話響起,你走近,看著電話光欄顯示0982開頭,是母親吧?

  接起後,傳來男聲,「我要加班,晚點回去唷。」

  你安靜點點頭,不管對方跟本看不到你的點頭動作,彼端繼續說著,「今天晚上你就自己一個解決,你媽媽今天會晚點回來,你知道嗎?」一個頓音,你點頭。

  掛上電話,你怔怔著看著家中兩隻大牌狗,正用著很徹亮的眼睛看你。

  你只是走經,默默的拔掉飯鍋電源,回到廚房收拾所有的果菜海鮮,搬回冷箱位址,再搬出一只大鍋。想著瓦斯好像快沒了,於是裝進一半生水一半沸水,有兩千cc嗎?好像超過。喝的完嗎?好像也無所謂。接上很習慣的開火動作。

  將龍眼乾拋了一些在鍋裡,你在沾板上敲打著老薑。時間很多,全部切碎吧,浸熱到明早再來過濾。反正不用準備晚餐,你整整多了四十分鐘的時間擺閒。

  會不會有天,狗也會打電話呢?

  明明在家裡,也要用軟舒的腳掌按下家中號碼,邊汪叫的邊說,今晚牠們想出去散步,不用準備牠們的飼料跟水。而你只能怔怔然的頓聲以對呢?

  熱騰的水氣與白煙在你身邊展示飄空姿態。

  你將所有細碎老薑一股腦的扔進鍋裡,和著未開的龍眼乾一起攪拌。

  熱氣盈滿了你正職攪拌的右手,寒風冷峻的鑽進那不擋風的運動衫。

  你將鍋蓋置在鍋上,熄火。走出廚房,將飯鍋的電源安回插座,奶茶抬起頭看著你,不太明白為什麼這時候才按下開關。

  熄滅廚房燈源,你蹲下身,而奶茶正盯著你看,牠的眼眸映出一個寂繆的身影,有點像你,你沒出聲叫喚身影,只是伸出手臂,環緊奶茶,汲取一點溫度暖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mamape11tw
  • 我喜歡你這篇煮事者,標題下的我也很喜歡。
  • 唉呀?
    謝謝你^ω^
    因為很久沒有乖乖寫作了,聽你這麼講,真是新年的好禮物♥

    九凌 於 2009/01/27 20: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