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來,除夕夜近,一窩的小角色細細碎碎的討論著,要去哪渡年夜,一天下來都沒個準頭,最後,阿昴一句,「去小虎窩,順便叫三支毛清清他那亂到不行還自以為乾淨的房間。」

  大家一片寂冷,林大聲的說:「阿昴說的對!」而後贊同的聲浪一聲接著一聲,「好啊!逼她整理房間就靠這一天了!」「沒錯啊!哪裡出生就哪裡去啊!(?)」「哪有比小虎窩更經典的地方了!」

  一句來一句去的,最後定案,過年好去處,就是小虎窩了。

  除夕夜,寒風仍然嚴峻的鑽梭,三支毛甩著Q東東的頭毛,嚷著:「這是二零零七年最流行的馬尾頭!哈哈哈!」

  小輔走過,晲了下三支毛,「零八年了。」

  「囧!!」

  在囧意盎然的景況下,紅聯貼滿了異次元小虎窩。

  一年當中僅僅開放一天的小虎窩,難得聚集了少見的人物。每個人物都沒有名氣,也鮮少出場,但仍舊在這天齊聚在小虎窩。

  三支毛主公,被小輔一句零八年囧到後,賴在軟綿床裡不肯出來,換冰山昴出場當接待。

  首先是小輔一腳將小操踢進小虎窩。小操一聲大哀叫:「我的媽啊!你踢我?!大過年的你居然踢我?!」

  「踢你怎樣?一年初始的讓你紅一下。」

  孩子的爸輕扶起小操,就看孩子的媽一臉孩子你幹的好的表情輕步走進房進,跟著小輔的腳步。

  看著熱鬧的一家人進屋,自己孤身一人,阿昴不禁覺得有些無趣,想著林回家吃團圓飯,而他得在這裡接待……想歸想,誰叫那沒用的三支毛縮死在床不肯出來。

  還在想著為什麼自己要那麼苦命的時候,遠方傳來細細碎碎的聲雜。

  「不是啊,阿國,你聽我說,過年過年,為什麼要過年,就是要拿紅包嘛,但三支毛擺明就不可能發紅包,而且他幾百年都不打算寫續集了,還以為一個過年特別出場就會讓我開心一點,哦不!我的出場戲份那麼少,台詞那麼少……」

  「該死的你給我必嘴!!!你一天不講話中原可以平息十天半月!!」

  「哦不,阿國你聽我說…(以下略)」

  阿昴冷冷的退到門旁,他一點也不想跟長舌東說到半句話,一個林的多話他就覺得煩了,再來個大師等級的長舌東…那就交給阿國自己解決。清官終是難斷家務事啊。

  忽然,一顆超大骰子滾了進來,阿昴驚了一下,冷不防的一個反射動作就是踼了一腳。

  「啊啊啊啊!!!幹嘛踢我!!!」

  「…?原來是人?」

  阿東忽然正經的回過頭,確定方才的呼叫聲是熟人,馬上回頭說:「鬼王棺也要過年啊?哈哈哈哈哈哈!他不是萬年配角嗎?哈哈哈哈!!!!」

  阿國一個使勁的捏著阿東的耳朵,把阿東拖回小虎窩,碎唸著,「好歹是你國中導師,不想半夜夢到鬼王棺壓頂就安靜點。」

  冷風颯地飆過,阿昴又驚了一下,一個長髮蓋住整張臉的人,拖著方才被他踢出去的大骰子回來。

  「我們也是客人……東周列國記裡的老師…」

  「……請進。」阿昴絲毫沒有意願為方才踢出去的動作道歉,屋裡的人也沒有任何怪罪。

  阿昴看著手上名單,好像還有許多人沒進屋。儘管這麼想著,可是林不在,他對一個人接待感到有些老大不爽,索性把門關上,緊鎖,當作後面沒有人了,反正三支毛老大也把一堆文鎖起來了,沒人看見就當人物不存在。

  「……」我為什麼要那麼苦命。帶著滿腹怨意,阿昴踩上床,直接往隆起的厚被踹下去。

  就看三支毛倏地跳起:「阿爸喂!!!會痛耶耶耶!!!!」

  「……會痛就起來,大家都還沒吃晚餐哩。」

  「你不要林沒有來就這樣兇我啦!!!!」

  「……沒有啊,我絕對沒有一絲怨念。」阿昴一臉一貫的冷靜。

  「騙誰啊!!」

  林忽然從屋內一只大箱子跳出大喊:「新年快樂!!!!」

  「………………」屋內瞬間一片沉寂,只有昴一個人眼睛乍地亮起。昴輕移著腳步走進全身汗淋淋,甫從箱子裡爬出的林,「你怎麼…不是在家過年嗎…」

  「放著你一個人還得了?就知道你會冷眼看大家,大過年耶!一定要有我在的啦!」

  林的燦笑溢滿了小虎窩。

  煞風景的聲音亮起:「什麼時候吃飯?」原來是小操肚子餓了,小輔又隨時準備揮拳扁他的模樣,孩子的爸被孩子的媽轉著團團轉……

  這時門外鬧聲大作,因為門鎖住了進不來,三支毛緊張的將門打開,發現醫生強逼未進門的角色寫心理問卷…

  「大過年的寫什麼心理問卷啊?!」浩子揮著問卷大喊,兆倫則仔細著看著問卷的題目,仔細的填寫。

  「什麼叫做對死的觀感!大過年的煞風景!!」揚也不甘願的鬧說,但實際上是阿悟一個人在寫兩份問卷。

  阿東靠近門邊,發揮白目本性,「哇哇哇!!這些不是只出場一集就是直接被鎖文的人物嗎?哇哇!!還有秦皇!你還是抱著藍迦啊?小綠?時殷?!哇哇哇!!我還以為你們不會再出現了!!」

  阿東忽然怔了怔,轉頭對三支毛大喊:「哇靠!!你一堆文沒有名字的,我看到也叫不出來啊啊啊!!你居然讓我大過年的講不出話來!!這樣怎麼可以啊啊啊!!!啊!好痛!」

  就看阿國直接拿出殺人球棒,差點打爆阿東的頭後,安靜的將阿東拖走………就看三支毛一臉無辜的,「我就想不出名字,你我他那麼好用的…」只可惜阿東暫時聽不到了三支毛的解釋了。

  小輔靜靜走到門邊,緊貼醫生的耳朵說了幾句,醫生就收起剩下的問卷,讓大家能夠拋下問卷進門。

  孩子的爸一臉好奇,「你跟他說了什麼嗎?」,旦見小輔聳了聳肩,「我只是說,三支毛顧著看過年節目,沒有認真在打文,再給大家拖時間下去,這篇文也不會發了,你來過除夕也沒意義了。他就把問卷收起來了。」

  一聲驚呼,原來是三支毛被阿京高舉起來,清維在一旁大笑著,「舉高一點,他怕高他怕高!」。

  「嗚嗄嗄嗄嗄!!!幹嘛啊啊啊!!!放我下來啊啊!!」

  沒有人拯救,只有一堆人大喊著「拋高!拋高!!」

  「喵的ABC哩!!放我下來!!」

  做人失敗由此可見,大家繼續喊著拋高拋高。

  清維出聲,「我肚子餓了,阿京,放三支毛下來吧,我們吃晚餐吧。」

  才這麼說,小虎窩裡忽然香味四溢,原來是大廚師,林,在方才鬧聲中帶著昴去廚房準備大餐。

  大家把小虎窩每一個小方桌一個貼近一個的擺攏合近,合成一個大桌,大抱墊一個一個舖下……

  嘿嘿嘿,這時,無論是有名字的,還是未取名的每個角色,都笑笑的擊一個響亮的掌聲。

  三支毛帶頭喊著:「三…二…一…………」大家接著喊「新年快樂!!!!」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一篇是沒有笑點又擺明拖戲的過年文,仍高興難得的特別節目,歹命拖棚,但一年就那麼一次。

  「話說回來,是不是少了什麼啊?」小操忽然這麼提到,就看三支毛一聲尖叫:「啊啊啊!過年怎麼可以沒有阿嘟!!!」

  阿輔一掌往三支毛頭上打下,「誰跟你阿嘟,是紅包,紅包!一年就等這麼一次!」

  怔了怔,沒錯,三支毛怔了怔,不敢相信大過年的居然會被打,雖然方才就被冰山昴也狠踹過一次了…

  一雙雙大眼在這時,都盯緊著三支毛………

  「…………」三支毛沉默。

  「…………」三支毛還是沉默,但冷汗似乎冒了滿頭亮晶晶。

  看著大家的眼睛好像有些微火滿滿的燃起……

  「啊啊啊啊!!!沒有人跟我要說準備紅包啊啊啊啊啊!!!!」三支毛大聲哀嚎。

  「啊?!沒有紅包?!?!」

  「除夕夜沒有紅包?!」

  「誰跟你說不用準備紅包的!!!!!」

  一聲接著一聲的關乎沒有紅包鬧響起起落落後,就見一群人大餐還沒吃就先追著三支毛打,阿昴跟林很幸福滿檔著坐在桌前你一口我一口。

  細飲著桌上一杯熱茶,紅蝶也遞過一杯熱烏龍給靜靜坐在位置上很尷尬的森,在回正頭,對著滿屋子的喧鬧,淡笑的說,「新年快樂。」

  是的,新年快樂,儘管一點也不平靜,但仍溢滿一屋子的暖馨賀意。醫生安靜在問卷的背面寫上劇終二字。 

  「我沒錢啦!!嗚嗄嗄嗄嗄嗄!!!!!」怎麼會有奇怪的哀嚎聲從小虎窩傳出呢?應該是錯覺吧。
 
  屋外寒風仍舊冷冽勁飆,小虎窩的喧鬧聲仍繁繁起落,過年嘛,不追鬧一下怎算過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ootloose
  • 新年快樂:)
  • 喵嗄嗄嗄嗄嗄!!!(飛撲)
    新年快樂^^
    祝你新的一年平安喜樂哦!

    九凌 於 2008/02/09 03:47 回覆

  • menasi
  • 好羨幕喔~
    你家的好熱鬧啊~

    我家的亂轟轟,完全不清楚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 可是明顯打的很老梗又很混啊XDD

    哈哈哈哈!!!看到你家出現輔導長我就很高興啦!!!CK也出現了,雖然後續被夢醒給打壞了囧…嗚嗚…手機幹嘛響!(踢),不過還是很高興啊啊啊~~~

    九凌 於 2008/02/09 03: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