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既晴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08年02月18日
☆-----------------------


  人總是會對書名構築設想,乍見病態之名,就假想情節應該像是電影《人魔》,或者是開膛手之類的吧,想是一回事,書到手後全部翻案。

  四則篇幅編搭的書,分別是〈異樣的皮膚〉、〈食人狂〉、〈寵兒遊戲〉、〈替身與跟拍魔〉。

  儘管十分駭怕恐佈片,但是一旦將恐佈化成文字,要嚇到我就沒那麼容易了,這該究於感受神經的粗線條。
 
  每一則篇幅,都會拋出一句簡短。像是作者尋求讀者認同,或是作者有意無意裝扮耆老模樣,告訴讀者,有那麼一段真實。

  說是病態,但不一定是病,而是偏執之狂魔身態。

  〈異樣的皮膚〉成功的讓我非常駭怕,而之所以駭驚到我,就在於主角曹民哲偏執的很徹底,他愛戀他的皮膚,愛戀到不惜將皮膚劃割為472個區塊,安穩的保藏,再細意的將皮膚貼回每一塊歸屬區塊。別說在身上劃一刀,光是不小心被美工刀劃出一血痕我都會哇哇叫痛,曹民哲很有毅力又忍痛力驚人啊!

  但悚人的不是劃膚,而是那過程,每一個步驟,從購買手術刀,分規身體的區塊,到每一個割劃的動作,乃至於大氣的剪掉腳指,描寫之細微,實在寫到讓我不想繼續看下去,又硬撐著眼皮看下,駭人極了。而曹哲民仍那麼理所當然的,以表護皮膚之名,一寸一寸的讓自己經歷凌遲之騰磨。

  因為第一篇太驚駭了,第二篇的〈食人狂〉就沒有駭到我了。有些奇怪,四篇中,〈食人狂〉的筆法跟節奏都很不同於其他三篇,感覺青澀許多,試驗感強烈,儘管勾勒出玄疑氛圍,總感身在故事之外,很難融進故事,但我必須說,收尾的很好,心境在最後小小的波浮了一下而印象深刻。

  承接而下,是〈寵兒遊戲〉,從兩名國小生的賭約開始,起初給我的感覺跟〈食人狂〉一樣,流露出青澀味道,但中後威力發揮,有些亂雜,亂雜歸因在故事中強調的遊戲,但無礙於它想表達。最後的結局,空投了一個炸彈,最可怕的事態總是在小孩的預想之外,或者說,最殘忍的設定,必須在對於身邊人的熟悉上。

  因為了解身邊人,所以利用,儘管方式要耗見多少濺血,都能讓事情照著預設的方式走。總有人不了解狀況,也總有人自以為了解全局,而早是人家棋局裡的犧牲角色。

  作者拋投一個問題,小孩真的是無邪之物嗎?未經世前,真的沒有邪穢思想嗎?

  其實小孩是最可怕的,無邪的眼神跟大家對小孩都抱持一種無邪的心態,只要小孩一臉純良的笑,就相信他所說的每一句話,而那可能都是騙話,背後的腥殘面就被無邪笑意遮掩了。誰利用誰,而誰真懂著誰?其實讓人慮思許久。

  最後,〈替身與跟拍魔〉,講的是演藝圈生態。

  作者下了一個很好的問句。

  『請再一次仔細地回想--你曾經被自己的眼睛騙過多少次?』

  所謂的真相,或者說是真實,在演藝圈並不存在,演藝圈實際上就是一個最大的詐騙集團,構搭一個完美的系統,供人崇拜進而往裏探求一位。每個人都要光環,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就算是拋棄最真實的自己,以另外一個完全迥於自己的身份姿態生活也一樣。

  看完後不禁想,演藝界,十足黑暗啊。儘管只是個故事,卻真實感十足,取代與謊騙,乃至於滅隕本尊進而取代的方式,就是這則篇幅悚人之處。看完後,就回去想作者拋下實則肯定的問句。

  也許自己真的被演藝圈創造的藝人騙多少回了,不禁這樣想。

  每一篇,既晴都拋丟一句理所當然,讓人恍恍的下探,最後在殘忍的收尾,過程也許十分駭悚人心,如〈異樣的皮膚〉,也許平靜穩淡,像二、三篇皆是,但無庸至疑,既晴是個擅於收尾的寫者。

  殘忍又悚冷的收尾,威力大小皆不同,儘管過程不是那麼駭浪甚至是非常平淡,就是無法說作品不好,丟下一顆炸彈,結尾總是讓人印象深刻又不突兀於情節之外。

  我該說篇幅安排的順序很聰明,一開始就下猛藥。四篇來說,〈異樣的皮膚〉是真的悚到我了,接下來的兩篇就很平靜的看完,最後的〈替身與跟拍魔〉,又讓人背瘠發涼,很聰明的安排。有始有終的冷悚。

  所以說,《病態》一書啊,是行病態之名,實則悚意的虐冷搭築。假設一座狂態迷宮,讓人漫自深掘,像是漫無目的卻撞進腥殘之境,想著要離開,身體卻執意留下,最後像食了迷藥,一點也不後悔,在闔上書後,以為感官被侵蝕,悚韻慢慢滲浸而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凌 的頭像
九凌

::: 澄 華 之 歲 :::

九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